游园惊梦_1. 头回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. 头回 (第1/3页)

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

  ——汤显祖《牡丹亭·题记》

  ·

  谈起施必齐,无外乎说她美。那脸像装帧精彩的一本书,无关内容,也想买来收藏。

  好比今朝这场婚礼,她分明不过是个傧相,却委实抢了新娘的风采。

  早六点多一刻。男家迎亲的人足足催妆了三回,新娘子佟宝珍才懒懒坐到镜子前,由着舅妈拿丝线绞汗毛。这在老黄历里谓之“开脸”,寓意姑娘时代就要结束的意思。

  结不结束都怪疼的。宝珍眼泪都出来了,抬手招呼那门口的人,“必齐,傻杵着干嘛?进来陪我说说话。”

  全无婚嫁经验的施必齐只好奇地问她,很疼嘛?

  “当然了,要不你试试?反正疼过洞房夜破处,疼过把孩子从脐下三寸挤出来,疼过这世上一切所谓的‘疼’。”

  宝珍才戏言完,头上就挨了一记。

  舅妈怪她不像话,乱说什么东西啊!跟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说这些,没里没外地,她能懂?

  “怎么不懂?她不小了呀!”

  二十二还小吗?明明是最值得艳羡,最如花如诗般的年纪。发蒙了,知性了,五官早早长开得她们几个姐姐都为之逊色了。

  你说她不懂,这小精豆心里门清着呢;

  说她小,没准过个两年,就轮到我们吃她的喜酒了,“对吧,必齐?”

  到此,始终乖顺沉默的施必齐抬起目光,前脚还淡白到失真的妆容,眼下仿佛因着这句打趣,红出些血色来。外人视角来看,就是女儿家被捉弄后的懵懂或者腼腆。

  舅妈也教训宝珍,“你看看,说得人家都难为情了!”

  不,才不是难为情。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,她当初有多不情愿来出席婚礼,就有多怕那个秘密昭然若揭,一个和那人息息相关的秘密。

  而他今天是新郎。

  *

  都知道佟宝珍和周家老大的婚姻是场各取所需的交易。

  没有爱。一个为了让父母宽假她出国,继续求学;一个为了争得顺位继承权,不能平白便宜给老二。

  总之,瞒天瞒地的一场戏。

  正日子前夕,周孟钦还在全上海到处找老大,最后是在牌桌上捉到的。那人喝得烂醉,坐在脂粉堆里,全没有一个新郎官该有的自觉。

  周孟钦这才信了公司上下的流言,说少东家月余前才打发的女人,一个回头箭,又搭上了。

  “狗是改不了吃屎的。指望结婚能洗白感化你,是我天真了!”

  周孟钦警告老大,我管不了你。但你当真惹一身骚,给佟家人晓得了,等着被悔婚罢!

  周恪醉醺醺地蔑笑,他问父亲,你吓得了谁?

  吓我就免了罢;

  吓你自己,佟家人看不上我总还有个老二啊,他从前多贴心体己的好儿子,多讨你喜欢,怎么一到正事就全成了我的呢?

  说到底。周恪笑父亲,生怕别人瞧不出你心有多偏。偏到当年为个野路子货色一脚蹬开我妈,如今轮到两个儿子上头,一样地厚此薄彼!

  父子俩的对峙不了了之。周恪犹如他三十来年狂悖不肖的那样,朝父亲脚下掼了只酒杯,最后由人

爱尚搜索小说官方APP下载:www.suyue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