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园惊梦_2. 一出一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. 一出一折 (第1/3页)

  四岁那年,必齐才被姑姑领来施家。对外一并视如己出,对内,依旧是侄女的身份。

  但她得喊姑父施少庵“先生”,因为跟着他在戏园里学艺的缘故。

  一个姑姑,一个先生,一个长姊。

  再分明不过的称谓也总是喊岔。

  施必昀骂她好笨,难怪背诗不行,记戏文也不行,挨多少手板心都不冤!

  “那也强过你!先生可都和我说了,姐姐才学个半年,就吃不了拉筋的苦放弃了。”

  “好哇,你才十岁就学会揭人短了。”

  “揭人短是什么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……

  姐妹俩躲在阁楼里,燠热的暑风糊得满身是汗。都不敢高声说话,怕给姑姑发现,发现她们在偷试她的旗袍和高跟鞋。

  这里拢共五件万历柜、三件樟木箱,满满当当,放的全是姑姑衣物。施必齐打记事起就知道,姑姑爱穿旗袍、高跟鞋,爱梳爱司头。

  活脱脱民国画报上走下的名媛小姐。

  姑姑真是个妙人。人好看,名字好听,就是姓氏不好,

  辜曼玲。

  必齐皮痒了就会叫她,辜姑姑!咕咕咕,像鸽子也像布谷鸟。

  眼下,一大一小两个人挤在镜子前。鞋跟太高太细、旗袍长且绊脚,需得彼此搀扶才不至于跌倒,脸上拿口红眉笔搽得鬼画符一般。

  二人四目相对,爆笑出声。

  真丑!

  不多时,闻声而来的姑姑就在门外叉腰大喝,“不得了了啊!都来看看,两个讨债鬼在这拆家了呢。施必昀,你功课做完了?施必齐,我先还到处找你。”

  必昀哀怨地对老幺扮鬼脸,看吧,总是这样,枪打出头鸟。总是大的先讨骂。

  姑姑拘着二人赶紧把衣服脱了,脸也好好洗洗。搞什么名堂?

  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!

  “什么日子?”

  缺根筋的施必齐才问完,就听到必昀人小鬼大地说教她,“笨!你生日呀。将将还说你十岁了。”

  是的。辜曼玲把细条条的必齐从旗袍里剥出来,剥完小的再剥大的。最后一把叉起寿星抱去楼下,“我们齐齐今天十岁咯。”

  施必齐至今对年龄的概念还很笼统,以为全世界只有她长,别人都不长。就懵懵懂懂地问姑姑,“那我是不是只比姐姐小五岁了?好耶!”

  施必昀闻言直翻白眼。她从前就觉得小妹笨,笨到耻于为伍,此刻更笃定了要早早割席的念头,低智也是会传染的。

  即便如此,还是心口不一地教必齐,“你过生日,我就不过了?”

  “那你今年几岁?”

  “十加五再加一,你算算。”

  “十六不就成年了嘛?”

  “那是十八!”

  *

  饶是施必齐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分外粗线条,但施少庵知道,她在昆曲这条路上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。

  天赋异禀,一点即透。

  施老先生年轻时是个苏昆名家,尤擅闺门旦。

  人老声衰了就退居二线,盘了个戏园子培养些桃李。圈子里,票友或行家多少听过“遏云坊”的名声,也见过施先生独到的手眼身法步。

爱尚搜索小说官方APP下载:www.suyue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