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园惊梦_3. 一出二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3. 一出二折 (第1/3页)

  昔年周恪出国前,问父亲讨了样东西,一匹纯血烈性的大宛马。养在自家院子里,好容易鞭笞驯服了,这马又因水土不服过了病,实在回天乏术,被周恪药死了。

  老头问他,养也是你要养,宝贝那么久,死了就一点不心疼?

  不心疼,时也命也。何况这畜生唯一的价值就是被规训的过程。

  没气性了,就不值当了。

  马犹如此,人更甚。

  周恪还嘴父亲,这道理你最该谙熟的。毕竟无论什么女人,是我妈还是她梁赛君,到你手里无非一个下场,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  打那以后,周家老大在圈子里就越发地臭名昭著。

  都知道这厮从小心术不大正,阴鸷得很,成天变着法地和老二眼热争抢。好端端的马都能给药死,这事还一度讹传成了他虐马,可想而知,这胚子该有多歪多坏!

  成年人眼皮子浅的偏见,落到行动上,就是不肯儿女和他为伍。但碍着老周家的面子还是得来往,中国人的人情交际就这么双标,或者说,钱权为上。

  也只有施少庵,读书人的傲骨,看不惯就是看不惯,我给你脸了?爱来不来。他好早之前就警醒太太,帖子不许下给周家。

  就不请,臊不死他们的。

  辜曼玲终究没依他,一来两家有交情,好说歹说她也拉不下脸;二来老幺一向亲近怿哥哥,两小无猜的情谊可不是开玩笑的,有时候反比成年友情更纯更坚,回头见不到人,她一准要哭死。

  老周和老施不对盘,那是商人与士人的历史遗留问题,天生气场相克;

  可是辜曼玲不能意气用事,说起来,她和如今的周太太梁赛君还有交情。姑姑年轻时学画,和周太太师出同门,只是二人后来的命运迥然不同。

  一个成了艺术名家;而后者进了权贵圈里当清客相公,说难听些,出台陪酒的,就这么搭上了周孟钦……

  当然了,别人家里的阴事还万万由不得一个外人来置喙。

  姑姑至今还不时教诲两个小的,德是自律不是他律,管好你自己就够了!

  *

  管不管得好另说,倒是手脚这么笨呢,十岁了,走路还不长眼。

  手和膝盖都跌破了。

  姑姑给必齐边上药边叹气,“细皮嫩肉地,以前练功怎么没见你这么矜贵?摔一下也好,权当过生日,把晦气全摔走……”

  一楼大厅东角挂着个老式电视,在放八七版《红楼梦》,那焦大醉酒泼骂由凤姐发落,出口就披露起宁国府的不堪:

  每日偷鸡戏狗,扒灰的扒灰,养小叔子的小叔子……

  童言无忌的施必齐不懂就问,“姑姑,扒灰是什么?”

  坏事了。辜曼玲抬头忙问,“要死的,这谁选的节目?赶紧给我换了!”又敷衍必齐,“没什么,不该你懂的事别问。”

  见四下无人搭理,电视还在放,索性自行走开去调换。

  施必齐低头看看才上好药的膝盖,拎到板凳上,对嘴呼一呼,冷不防桌边就坐下一个人。那人是来倒水的,宴席帮工的人手不够,他自己桌上的茶壶倒空了,就近找到这桌来,拎起壶把续上一杯,端到嘴边自顾自地呷着。

  边呷,边瞧这施家老幺,真是小子般地大大咧咧。坐没坐相,裙子都翻折得走光了,还跟个没事人似的。

  纯粹是玩心起来了,周恪垂手拍拍她脑袋,“你还知不知道你是

爱尚搜索小说官方APP下载:www.suyue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