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园惊梦_4. 一出三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4. 一出三折 (第1/3页)

  没开闸的泪又吞回去了。因为必齐可怜巴巴地惺忪着睡眼,看到周恪右手抄兜,左手持着那对如意,一脸不情愿,但也得哄她,没什么比小萝卜丁在你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还头大的事了。

  周恪都奇怪,“我是犯小鬼了还是怎地?遇见你,动不动就哭唧唧……”

  明明是你先凶人。施必齐有怨不敢发,不等她反应,他就把东西丢她怀里,“拿着!”

  这对如意做工很精巧,怀袖大小,沉甸甸的质感,女儿家总是轻易被些美美的事体打发。她即刻就暴雨转晴,前脚的不快全抛到脑后了,一歪头,好奇地问他,“你是天生左撇子嘛?”

  “废话,不然咧?”

  “我听先生说左撇子的人天生比人聪明一截。”

  哼,这嘴倒是陡然乖起来了。有人忘了怎么接,只反剪着手打量她,许是从小拉筋练功的缘故,她比同龄女孩会高些、停匀些,站姿也有身段,但在一八几的周恪面前,还是矮,而且那头长发枯黄毛躁地,看起来就营养不良的样子……

  周恪下颌一抬,“我问你,你姑妈姑爸是不是不给你吃不给你喝?”

  “胡说!”施必齐不许他信口开河,“姑姑和先生是世界上对我最好最好的人。不准你说他们坏话。”

  “嗯呐,阿猫阿狗都会护主。”

  这个人,先生和必昀说得不错,周家老大就不是个好胚子,千万少跟他来往。

  施必齐气鼓鼓地努努嘴,就低下头去,不作声了。

  沉默地拿手盘一盘如意,在想心事。他一句“阿猫阿狗”虽是无心却不偏不倚中伤了她,这些年必齐在施家,饶是夫妇俩和姐姐都待她不薄,但她始终清楚,人在屋檐下,寄生和亲生不一样,隔了肚皮子就是不中用。

  她也从来不敢强到姐姐前面。凡事,小到姑姑给二人分发吃食,也总是谦让地说,让姐姐先尝……

  看她肉眼可见地失落起来,周恪也懒得周旋了,横竖他任务已完成,谁他妈高兴哄就谁去吧!

  心里也暗暗嗟叹,情愿多应酬几个老油条,多喝几两酒,也好过对付人类幼崽。鬼见愁!

  没走几步,听到她在后头喊,“哎……我是不是应该谢谢周伯伯?”

  “?”周恪转过身就拿手点她,“你再喊一遍!冲谁喊‘哎’呢,啊?没大没小没家教……”

  一听到家教二字,施必齐就罪过,“好吧,可是我不知道你那个字怎么写。”

  再者,怯生的人挠挠头,觉得头一天见面就叫哥哥太自来熟了。在她的认知里,所有叠词称谓都自带亲昵滤镜。

  周恪受侮到一把搡开她脑门,颐指气使的嘴脸,“不会写,念也不会?”

  “竖心旁,‘各自’的‘各’。你都小学了,没学过‘恪守不渝’的‘恪’?”

  “……算了,怎么这么笨呢,手伸出来!”

  说着,凶巴巴捉过她的手掌摊开,掌心朝上,食指到杯子里蘸了些茶汤,一笔一划,写给她看。

  湿漉漉的触感,若有似无在手心上。好痒,还没写完施必齐就笑咯咯地抽回手,背到身后,不给他写了。

  “反正我以后总会学到的。”

  她宽慰那逆光里的人,很卖力地,让唇齿去磨合这个崭新的读音,“恪……哥哥。”

  _

  宴席按着四凉八热的顺序布菜。头一道大菜就是松江鲈鱼,周孟钦关照老大先尝,“国外待久了,八成都忘了祖国的月亮多大多圆。”

  周恪反讽老头,哟,你听着好像很怕我一去不复返?

  父子俩皆不是善茬,老的只会比小的更毒辣,闻言就还击,“那是的,巴不得你死了我就早早享清闲了。”

  当初留学是周恪主动提的,理由是他不满意本土的求学环境,嫌太刻板,学不到真章。这话周孟钦才不信,说你小子就是跟着那些狐朋狗友学坏了,心性野了,一门心思想飞出我眼皮底下,我就管不到你了。

  老头和他约法三章,出国可以,但你总得领点真本事回来,这沉没成本我要它下得足够值当;

  每个月给多少你就花多少,多余的你想都别想,省得沾些不三不四的坏风气;

  最后一条,也最最重要,学满就必须回国,没商量。

  彼时说这些也权当下下马威,没成想,条条桩桩他还当真全办到了。

  这四年,老大在国外的一举一动都有耳目递到周孟钦这里,很意外,这逆子非但没躲懒,还挣了好几笔奖学金,主修金融,又辅修了个法学。

  他们家娘舅去美国看

爱尚搜索小说官方APP下载:www.suyue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