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园惊梦_一出八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一出八折 (第1/3页)

  无巧不成书,祁瑞的喜帖上还当真有这句话:

  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

  眼皮子浅的祁瑞跑去问姨婆,瓞字怎么念。

  后者说你别管了,只要记住这是让你人丁上勤勉点的意思,话又说回来,早干嘛去了,当初叫你好好念书,就是不听话。

  学生时代不争气,念了个半吊子的中专,读不下去了,灰头土脸地跑来求姨婆接济。

  梁赛君能有什么法子,除了去磨周孟钦。

  这些年,她也时常警醒祁瑞呢,“你当姨婆这手伸得好光彩啊,乖乖,看我嫁到周家了一个个地都来巴结,把我当什么了。一窝子属蚂蟥的!

  你办事利索点,我在老周那里腰杆子也直点;你要再不争气,菩萨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可是祁瑞就说过,姨婆想得太市侩了,周孟钦这人再不咋地,待身边戚友裙带还是没话说的。力所能及的都乐意帮。

  何况梁赛君刚过门那几年,明眼人瞧着,他对她是真真地宠。宠到对老二也爱屋及乌。按理说前妻那个出身门楣,将来分家私也是老大占得多,但自从周怿出生起,这事就很难讲了。

  这眼瞅着老二快成年,祁瑞劝姨婆,枕边风再吹紧点啊,你们娘俩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

  嗯呐。梁赛君一眼识破,是我们娘俩还是你的好日子啊?

  别在我跟前耍小聪明。你能想到的,他周孟钦什么人想不到?蠢货!也别光顾着跟我说他怎么怎么个好,真那么好,你不自己嫁?

  多好的人结了婚都会现原形。

  仆人眼底无英雄。遑论一个被窝里夜夜睡过来的老婆。

  *

  祁瑞办酒这事,周孟钦原不想多参与的。

  给点钱意思下了不得了。结果梁赛君不依,成天在家里搅和,“不行呀,我们作为长辈要出面的。这孩子算老梁家为数不多的男丁了,他老头去得又早,回头小两口敬茶拜高堂都没个人……”

  絮絮叨叨地可算把老周耳根子磨软了。梁赛君的意思是,婚礼全由她操办,经济方面她不管。

  当然了,小祁今年也才二十三,摸爬滚打才混出件像样的车子,房呢也是去年按揭的。那女方家里狮子大开口,彩礼张口要三十万,他哪里给得起哦……

  周孟钦就问她,“那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  说来说去无外乎钱,关键你要拎清楚,这钱一旦掏了就没个止尽了。

  那倒不是。梁赛君这点还不糊涂,只是拐着弯地敲击他,反正佥丰楼不日要在上海增设两家门店了,祁瑞干了这么多年,多少也算个元老,就是一直没晋升,如今便是好机会。

  区域经理不是缺人嘛?

  “哦,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。”周孟钦还没那么好拿捏,像祁瑞这样的泥腿子,跑跑堂可以,难挑大梁。

  他不同意,也骂她妇人之见,你当做生意是绣花呢?

  二人就此事连日争执不下。还有一点,梁赛君问老周讨他的宝贝小二,让周怿到婚礼上当傧相。

  周孟钦说可以,这点好商量,至于区域经理你趁早**心罢。

  梁赛君不甘心呀,“怎么着你嫌我人老珠黄了不是,这么点要求都不给满足了,还是你那出息的老大回国了,你眼里就没我们母子俩了。可怜我家小二,也不过差了六岁,当真长到周恪这岁数,孰强孰弱还难讲呢!”

  唉,要知道英雄难过美人关,更难过这嘴皮子利索的美人关。

  韭菜割头心不死。老周被她念得头都大,终究应下了,图个耳根子清净。来日方长找机会再打发掉祁瑞就是了。

  没几日,周恪随父亲从酒局下来,车上听闻此事,老大从耳廓上摸下烟塞进嘴,“我有个主意,就看你听不听。”

  “什么主意?”

  “上海分店每年年终账底流水都不清不楚的,这其中有多少猫腻,你问梁姨她肯定不说,要是问祁瑞,他保证要慌了。想挑大梁可以呀,手底子得干净,钱不吐出来这人我不会要的。你要怕梁姨再多嘴,倒是问问她,事情发生这么久难道她就一点不知晓?

  还是说,这事从头到

爱尚搜索小说官方APP下载:www.suyuexs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